狸猫

狗、猫、鸟

阿松1954:

1
老黄是一条跛腿的狗,没事喜欢学狼叫,喜欢到菜地里扒萝卜吃。这块地的主人倒也不管,由着它糟蹋。老黄的这条腿,却也是被这家人打残的。当时老黄夜里溜进去把人家炖着的萝卜排骨汤偷喝了,喝的高兴了还嚎了两嗓子,厨房里乌漆抹黑,被赶来的人当成狼打了一顿。此后狼叫不改,还添了啃萝卜的爱好。
2
兔子不是一只兔子,兔子是一只没有尾巴的流浪猫。兔子以前是有尾巴的,后来被小区里几个顽劣的小孩抓着玩,在它尾巴上绑上了鞭炮,鞭炮一响,兔子嘶喊着四处乱窜,小孩们哈哈大笑。兔子从此没了尾巴,因为像极了短尾巴的兔子,就被叫了兔子。
这事到这里还没结束,之后的某个周末,那个点鞭炮的带头小子在小区里又捉弄起了兔子,兔子按捺良久,一个猛扑,把那小子的眼睛抓瞎了一只,报了自己的断尾之仇。自此之后兔子就像躲了起来,难以再看到它的踪迹。那小子的家大人发了狠,找不着兔子,就在小区各处撒了毒猫的药。小区里的人被流浪猫的半夜猫叫搞得苦不堪言,因此默许了此事。此后的一个礼拜,小区里常常能看见死掉的流浪猫,再之后流浪猫就绝了迹。只是找来找去,也不曾发现有兔子的尸首,大概,兔子是逃到别的地方去了吧。
3
典大爷家里有只八哥,名字起的雅,叫典惹檀。惹檀刚来家的时候是冬天,顺着阳台窗户口飞进来的,大概是瞧屋子里暖和,赖着就不走了。典大爷瞧着喜欢,就正儿八经地养了起来,还给买了个特好的鸟架。惹檀不识货啊,不爱待鸟架,反而喜欢趴在地板上——那里有地暖。典大爷一家人屋子里走动,总怕踩着它,这鸟也不管,趴在那跟个地毯似的。家里来客人了还问,你家地板上怎么死了个鸟啊?典大爷也跟人解释,啊那是我们家电热毯,专门暖地板用的,你看我们家地板热不热。说的多了,干脆就叫它电热毯了,典惹檀只不过是对外的门面名字。
惹檀趴地板还趴出过事,有一次趴的入了定,把自己的毛给撩了,等家里人闻着味不对找过去已经晚了,毛已经烧了一大片,可叹这傻鸟,当时还跟那睡呢。后来惹檀救过来,看自己被燎的毛怎么看怎么不顺眼,就开始拔毛,拔完嫌自己丑,又抑郁,开始绝食。典大爷活了一辈子,临老跟孙子似的哄它,惹檀喝口水,惹檀吃个食,惹檀说句话,你好~。说起惹檀学说话,典大爷曾经用心教过,可这只八哥学来学去只学会两句,一句是你好,一句是典大爷。就这两句还不学好,满嘴的北京腔。高兴了找老头聊天都这样:  嗲爷,尿尿尿尿尿尿……
等惹檀再说尿尿尿的时候,新毛已经长出来了,嗲爷高兴坏了,心想终于见好。从此更是宠爱有加,什么都由着,只是冬天趴地暖的时候常常会过去翻动一下。
后来惹檀走了也是因为地暖,有一年冬天冷的晚,典大爷忘了缴费,地暖没及时来。人没什么感觉,鸟先受不了了。惹檀焦躁了一阵子,有一天趁着家里没人,还顺着那个阳台窗户飞了出去,走了。典大爷事后才想起来怎么回事,懊恼不堪,第二年早早就把地暖钱缴了,窗户天天开着,盼着惹檀能回来。此后年年如此,典大爷自己也老念叨,惹檀什么时候回来啊,惹檀你哪去了,惹檀你回来我就给你配个媳妇啊。可是惹檀还是再也没回来,倒是典大爷家的地暖,从那以后每年都要比别人家来的及时一些。

好烦,真想撂挑子走人,整个人都抑郁了


今天的成果。

好久没在朋友圈说话了,突然想刷一下存在感,就默默地把这张图传上去了,居然引来一群朋友点红心,其中一个还说“哇塞,画得真好。”  也是醉了!


这么萌的猫咪让我画成这样,也是醉了。


这个叉子,怎么都画都感觉不太对→_→


希望这次不是三分钟热度!


买了的一套素描工具今天到了,不知道这条路上能走多远。


第一课,画鸡蛋!!!